首页 > 佛系少女追夫路 > 第十七章 闲聊

我的书架

第十七章 闲聊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不知道为什么,谢云意总觉得楚家主这话听起来怪怪的。

  “那,楚家主,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?”想那么多也没用,谢云意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她最关心的事。

  “你觉得呢?”楚家主反问道。

  她觉得?她觉得这件事没办法解决了。

  谢家主不会严惩谢云诗,也不会让别人“欺负”谢云诗。楚家主现在不也没有派人去“请”谢云诗吗?估计,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。他们要是实在气不过的话,或许,会找个替罪羊?

  但是,她绝对不会让自己身边的人成为那个替罪羊的。

  “夫人,你既然已经查清楚了,这件事和我的关系不大,那么,这些事也就……”看着楚家主愈发阴沉的脸色,谢云意默默地把“与我无关”四个字给咽了下去,转而变成了,“该由家主做主。”

  “与你关系不大?被害人是你和你的未婚夫,加害者是你疼爱的四妹,你也能说这件事是与你无关?”

  一面是楚家,一面是谢家。

  听楚家主的话里的意思,这是想让她表态?看看她是选择站在楚家这边,还是站在谢家这边?老实说,这个问题有意思吗?他们不都打算把这件事给压下去了吗?

  再者说,要是这事压不下去,法理与人情……她当然是选法理的。

  不过,要是真这么选了,她以后在谢家的处境会很尴尬吧?

  正当谢云意犹豫着要不要将自己的意思委婉地透露出来的时候,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骚动。

  “家主,外面……”一个小丫鬟火急火燎地跑了进来,似乎是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要立刻向楚家主汇报。

  然而,再接触到楚家主那冰冷的目光后,小丫鬟的动作逐渐减缓,在调整好呼吸的节奏后,才慢吞吞地开口道:“家主,外面围了好多商户,他们要求家主去见他们。”

  楚家主皱了皱眉,吩咐道:“既然这样,那你们就安排他们到大厅等候,我马上就过去。还有,切不可失了礼数。”

  “是。”丫鬟行了个礼后,便往回赶去。

  “既然夫人有客人,那云意就先回去了。”谢云意也行了礼,作势就要离开。

  然而,脚都还没有移开一步,就被楚家主给叫住了。

  “你去看墨儿的时候,不要提这件事。”

  “啊?”谢云意很不理解,她说了要去看楚公子了吗?她刚才明明就是说,她要回去了嘛!

  楚家主皱了皱眉,说:“就是不要和他提商户突然拜访的事。”

  “好。”看来商户的突然拜访是和楚公子有关,难道是被人知道他的腿出问题了?这是谁泄露出消息的?明明前世,楚公子的腿尚被瞒得很好。直到原主死去,她都没有听说过这件事。

  出了房门,谢云意叫上萤草,急急地朝楚公子那里赶了过去。

  ……

  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楚公子有些不耐烦地问,“是改主意了?”

  “没有。我就是想再来看看你。”谢云意说得理直气壮,“还有,如果你这么坚持的话,我也可以考虑一下你的意见,先……”

  “咳咳,”谢云意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楚公子急促的咳嗽声给打断了,“麻烦帮我倒杯水。”

  “哦,好。”谢云意还没有伸手,站在一旁的萤草就已经帮他递了一杯水过去。

  “楚公子,原来待在你身边的阿弥呢?怎么没有见到他啊?”萤草问道。

  “阿弥……”说到这两个字的时候,楚公子的脸色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,停顿了一会儿,说:“他最近家里有些事,我让他回去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萤草似乎是不相信楚公子的这套说辞,还想要接着追问下去,但是却被谢云意给打断了。

  “萤草,楚公子身体不适,别让他说那么多话。还有,你那么关心阿弥干嘛?你应该多关心关心你的主子。为什么楚公子有水,我没有啊?”谢云意佯装生气,但萤草根本就一点也不怕她。

  “姑娘,茶壶好像就在你的手边,你一伸手就能碰到了,为什么非要奴役我呢?”萤草表示不服。

  “好了,好了。不麻烦你了,我自己去倒吧。”不过话说回来,这顺便帮她倒一杯水,有这么麻烦吗?

  不过没关系,反正倒水也不是她的目的。她的目的是打断这个多嘴多舌的丫头的话,免得再惹楚公子伤心。

  那个叫阿弥的人,估计也就是被坑推出来的炮灰,现在……

  诶?不对,楚家主真的会那一个无辜的人出气吗?应该不可能吧。那就是说,那个阿弥有问题?

  要是那个叫阿弥的人有问题,那楚公子身边不就连一个信得过的人都没有了?不对,现在是一个人都没有了。

  话说回来,楚家主就这么任凭楚公子一个人在这里自生自灭了?这么久了,也不增派几个人手过来。

  难道是因为发生了这次的事,楚家主就再也信不过自己府里的人了?这个应该也不大可能吧!或许是为了要保守楚公子的秘密,所以要特意挑选忠诚度高的人。但现在起码也要先派一个人过来嘛!不然多不方便啊!

  诶?不对,她想这么多干嘛?这是人家的家事,她一个外人没有必要在一边瞎操心。

  谢云意默默地喝了一口茶,随即拿起一块点心。

  嗯,茶水不错,点心也好吃。

  于是,谢云意又喝了一口茶,又拿起一块点心……

  动作重复了好几遍后,站在一旁的萤草似乎是看不下去了,咳嗽了两声:“咳咳,姑娘……”

  谢云意以为是萤草是想提醒她注意礼数,于是停止了自己手上的动作,以喝茶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。

  “楚公子,你要尝尝吗?”再注意到楚公子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后,谢云意的脸颊微微发烫。她不该这么贪吃的。为了不让自己继续这么窘迫,谢云意也默默地向楚公子递了一块点心过去。

  楚公子看着谢云意手上的点心,怔愣了片刻,但还是接了过去。

  不过,只尝了一口,楚公子的脸色就变得铁青。

  谢云意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,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手。她确定,她没有出手汗。
sitemap